首页>>同人天地>>评论专区>>《奥斯卡必死!》 作者:cynthia719

  这是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我其实早已经忘了12月25日那天是奥斯卡大人的生日。
  24号晚上11点多钟,我站在街边看着霓虹闪烁的夜晚和行人脸上欣喜的笑容,跟几个好友一起等着听平安夜的钟声。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都笑着祝福对方圣诞快乐,一个朋友望着夜空喊道“祝耶稣生日快乐”的时候,我心里一震脑子里马上就想起那段话,我每次读到都会心痛的——很简单的几个句子:
  “1755年 9月4日 汉斯·亚克塞尔·欧·菲尔逊出生于瑞典
   11月2日 玛丽·安东尼德·乔瑟夫·姜奴出生于奥地利
   12月25日 奥斯卡·法兰索·德·杰尔吉出生于法国
   ……”
  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在ladyoscar网站中, 每一页的下面都写着这样的话
  “to all those who were dragged by the stream of the history”
  每次读到这句话,我的脑子里便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
  7月13号奉命率队出发的oscar,
  宣布放弃贵族身份的oscar,
  在前线指挥战斗的oscar,
  andre死后痛不欲生的oscar,
  巴士底狱前浴血的oscar,
  还有……
  那个念过“法兰西万岁”后吐尽最后一口气息的oscar
  那是oscar生命的最后48小时。
  记得在论坛里曾经有人讨论过如果oscar不死的话会怎样,今天在lady oscar里又看到一群“资产阶级共和制度”下的fans们大谈oscar为什么要死。当真是天下间人同此心,于是乎也插上一脚。
  题目大概应该叫做“奥斯卡必死”!
  如果说“凡尔塞玫瑰”中,玛丽·安东尼德和汉斯伯爵是以作为故事主线为目的而存在(我相信池田老师的本意是让这一对乱世鸳鸯作主角的,只是后来画着画着她老人家就跑题了),安德烈的价值则在于突显奉献精神的话,我们就应当承认这样一种想法:奥斯卡不仅仅是作为故事的主角,更重要的作用是其作为作者的代言人而存在。
  记得一位大人说的好:“生于耶稣降生之日,死于祖国新生之时”。其生,冥冥之中似有天定;其死,劫波历尽含笑而归。
  我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只是奥斯卡必死!(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愿意看到这句话:)——我居然可以笑得出来???!!!!)
  奥斯卡是一个献给共和体制的祭品的象征符号。池田老师试图通过她的死传达给读者这样的信息: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从来就不曾免费获得——人类的历史上,总有太多的人为此牺牲。
  “有一类人是要为历史负重的,他们自身的悲剧挽救了历史,由于他们,历史才没有成为一条肮脏的河,历史才成为一首久远的歌。”
  我们自然不曾忘记林觉民“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不会忘记谭嗣同“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时光飞逝,只有鲜红的血色可在人类的记忆中留下永久的烙印。
  历史的迷雾渐渐散去,白云山麓的黄花,协和广场的碧血早已换做另一番的车水马龙,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最终浓缩成史书上或平实或华丽、或赞许或批评、甚至客观苍白到不含一丝情感的词句之时。百年后的今天又会有哪一颗敏感纤细的心,能够体会那些曾与我们一样呼吸着这个星球上的空气的人们律动的脉搏和震颤的灵魂?
  于是在一个个文人的笔下,总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人——他们并不存在于这个空间,而我们却在他们的一言一行或喜或悲中看到了那千千万万个已然消逝的身影。
  所谓历史便是漫漫的岁月流转中用尽生命的尘埃堆积起来的无边山脉。当池田老师用这山脉中富含牺牲者的血液与壮志的部分塑造成奥斯卡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了走向人类理想的祭坛的旅程。奥斯卡是一个虚构的人物,她从未和我们一样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然而她却是史上所有将自己的青春、梦想、爱情、生命牺牲于本民族和本国家的进步和革命事业的人的缩影——如同黯夜的星光,在破晓前泯灭。
  就在我写下这篇文章之时,历史仍在继续。不知多少星辰陨落,又多少新生。世界的某个角落中,鲜血依旧汩汩地流淌。人类的历史山脉大概又增加了一微米的高度。站在山脚的我活动着并不坚实的手臂,抬头望着夜空中安静闪烁的星……

————仅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用鲜血净化历史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