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评论专区>>《奥斯卡小姐拥有的绝无仅有的幸福》 作者:peggyfan

  有类人太出色,因为思考,体验而痛苦的时候,我们就会忽视如果这个人安于按部就班的平庸生活其实比谁都“幸福”。
  奥斯卡小姐究竟有哪里值得她那么痛苦?有的人会问。其实我觉得她命挺好的。父母健在,感情很好;奶妈比疼亲孙子还疼她;安德烈是全世界最尽职的跟班,最贴心的朋友,有这么个男人让她随心所欲;工作上也没有问题:父亲一句话她就进了禁卫队,王后拿她当宝贝,想方设法地要给她加薪、晋升……而且,连爱情上,也有列尔这样的人在为她着想。再说家庭背景,能够在宫廷出入的贵族,家境殷实(可能叫做富裕),要有的都有,用世俗眼光看简直无可挑剔。
  今天不想说奥奥多么痛苦,只想秉承一贯观点:生活在关爱里,却能放弃天堂般的生活,只为了帮助为生存为尊严挣扎的另一个群体站起来,这是神性。
  我只想谈谈奥斯卡这个千金大小姐受的万般宠爱和娇纵。

  母亲:
  奥斯卡的母亲是引出罗莎丽情节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原著中屈指可数的几次出场总是重大转折。第一次因为奥奥要保护母亲才会趟混水直接找杜巴利夫人摊牌,第二次夫人因劳累晕倒,奥奥护送母亲回家,才有罗莎丽认错人,与这个家庭的所有后续剧情。第三次奥斯卡在母亲裙子间哭着问自己到底是父亲的什么,夫人握着她的手一番慈爱的心里话,让奥斯卡看清真相,得以成熟理智地选择今后道路。
  这位夫人真是绝顶高贵温和,她的高贵在于完全不招摇,简朴的发型和服饰,永远平和的心态,即使上了年纪,也美得可亲。奥斯卡第一次见勃利夫人就觉得她某些程度像自己的母亲:“淡淡的熏衣草香,令人想与之长谈的优雅谈吐……”所以有人说真正的美人是时时令人觉得温暖的。奥斯卡对母亲的敬重珍惜,难道不正是对夫人对她的教育和理解的一种良性循环吗?

  父亲:
  奥斯卡出生当天我们就见识了这个偶尔没正型的老爸,外传里更是让外孙女琼路折腾到时时暴走。但这个父亲毕竟还是个将军,生活中的他总爱耍性子,一旦涉及公事,他一定是相当严肃地对待。这一点奥斯卡倒真随爸爸呢。
  他作为父亲的姿态超过作为长官,教女儿练剑时会像一般人的父亲一样逗她玩,耍个小赖。他会处处管着她,看她读什么书,交往什么人。而奥斯卡对这个爹是丝毫畏惧也没有,她与父亲似乎是一种平等的朋友关系,比朋友多了尊重而已。
  她对父亲的顶撞也是随处可见:当老爸要上楼找黑骑士,她拦着不叫爸爸去,非说抓错人了。当爹的肯定不相信,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孩子么;把她的书扫到地上说你读写什么玩意,奥斯卡说不希望在阅读时被打扰。这和一般小孩看课外书与父母顶嘴“不要你管啦”有什么区别。不想当洋娃娃,爸爸多问了几句就着急上火地跟爸爸嚷嚷,她爸爸也没多加阻拦。硬不许去是肯定可以的,但女儿会不高兴。那么最好派个最可靠的人随时保护她。他当然担心了,这是闺女第一次要挣脱自己的保护独自去外边飞,哪个父母能不担心?革命来临前夕,对孩子的疼爱超过对家族事业的责任感,而且作为父母,女儿都三十出头还没有想结婚的意思,就算她事业上如何辉煌,做父母的总会觉得心疼吧。所以才有了那莫名其妙的舞会。奥斯卡这一任性,可真给了老爸难堪。
  与夫人的爱来比,将军对奥斯卡简直就是溺爱。
  当然作为女儿,少不了挨打和被狠狠教训。从阿拉斯回来那一巴掌只怕是奥斯卡挨过的最重的打,很可能也是唯一一次,从她受惊的眼神总能看出来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有人可能会说将军扬言的清理门户。
  父母都是过来人,闺女和她的跟班之间发生些什么肯定瞒不过他和夫人。他早就接到王后的赦免诏书,为什么还要提着剑对奥斯卡说那些话?难道就没人想过,也许是做父亲的想看看这个小伙子是否真的可靠?将军的门第观念还算开明,他没有因为女儿与仆人相爱就气急败坏,反倒因为安德烈不是贵族而遗憾。这孩子他从小看着长大,将军像了解自己的孩子一样了解他。
  也许对将军来说这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但让个男人跟在女儿身边,总好过一群女人把女儿影响得太过阴柔。安德烈的决心与他平素的表现一样让做父亲的非常满意。若不是国难当头,凭王后对这家人的感情,为安德烈申请个贵族身份很有可行性吧。这也就是平时我们的父母一贯观念:家庭条件和收入都可以放宽要求,重要的是对方人品一定要好。在当时能有这样通情达理的父母,对比夏露,奥斯卡能不算幸福吗?
  PS:外传中奥斯卡的大姐夫就是琼路她爸爸露了一小脸,整个一路易十六翻版,也是胖乎乎好脾气相貌。果然以人品为重是杰尔吉家挑女婿的出发点。

  奶妈:
  说奶妈对奥斯卡比对亲孙子好,谁也不会有异议。她不满意孙子直呼小姐名字,希望小姐也能像寻常女孩子一样到了年纪就有人追求,享受恋爱的幸福,而且我认为奶妈根本没想到有一天,她捧在手心供着的千金娇宝贝会成为自己孙媳妇。
  奶妈对奥斯卡的喜爱多少也有点以貌取人,听她开口闭口就是小姐多么多么漂亮,又多么多么美,俩孩子练剑她担心的不是孙子的命,反倒是小姐的脸,OTZ这种奶妈。养的不如带的亲,所以我们就可以看见,奥斯卡对奶妈有次非常明显的撒娇,第一次在酒店打架受伤,趴在床上上药时大喊大叫,真有那么疼?撒娇为主吧。第二次已经是到革命前夕了,三十多岁的人,准将军衔,压力太大时还是依偎在奶妈怀里。
  比起父母来,奥斯卡更怕奶妈的唠叨。
  非常可爱的老人家,与很多小说里出现的奶妈、女傅不同,在一些所谓名著小说里,奶妈总是严肃刻板的,而这个奶妈,有些像《飘》里的黑妈妈,胖乎乎,率真直爽爱管事。不过奶妈不直接管奥斯卡,只有在小姐出了什么危险的时候,先唯孙子是问。为了奥斯卡,她甚至当面责骂将军。还记得她从阿拉斯回来那一耳光有多重吧?也许与奥斯卡没心理准备也有关系。奶妈可是搂着她边哭边数落老爷一万个不该。汉斯只说了句:“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各种凶器就飕飕地飞射而来。奥斯卡打架受伤,奶妈把安德烈暴打一顿怪他没保护好小姐。安德烈不愿意假装黑骑士,奶妈想也没想就帮奥斯卡捉人……
  总之在这个家里,或者在全世界,奥斯卡就是奶妈的命,毫无理由地疼她宠她,不惜对老爷阳奉阴违——杀头吗?我才不怕,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我就要叫奥斯卡小姐。

  王后:
  玛丽把奥斯卡当作最好的朋友,奥斯卡却不像有些人一样利用这份友情。玛丽说出“女人的幸福“这几个字,确实给奥斯卡造成很大困扰,因为二十多点的人谁也不明白幸福。
  玛丽是出了名的胡乱任命大臣,随意给人开工资,所以她一即位就给奥斯卡升职、俸禄加倍,这没什么可说的。可以看出这二人真正友情的,恰恰是她们之间对于一些问题的体会:爱情、幸福、国家前途。
  只要奥斯卡要求,她就一定会答应:“亲爱的奥斯卡,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怎么才能使你高兴?”
  奥斯卡要离开宫廷,成为真正的军人,玛丽顾虑的是什么呢?是她调过去后的上司与她父亲的关系紧张,也许会对她造成影响;是卫兵队的人修养不如禁卫队,怕她过去受委屈。可奥斯卡坚持,她还得答应。玛丽几乎是站在母亲的角度来关怀她,这也是她们相识以来这位女将官第一次为自己的心情而任性。
  证明她们之间情谊最有分量的证据在奥斯卡决定放弃自己的阶级之后,以造反之名传到凡尔赛,玛丽大惊失色,并非因为奥斯卡背叛,而是担心她有危险,惟恐信使来不及阻止她令自己失去这个朋友。而奥斯卡又何尝不矛盾:“再见,我永远回不去的家,父母亲,再见,洛可可的女王……”玛丽是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只可惜她并没有一直听从她和梅乐伯爵的劝柬。玛丽的善良成了杀死她家庭成员的凶手,伤害百姓的武器。
  我们都知道奥斯卡个人能力出色,但她三十岁当上准将,拔擢如此之快,玛丽王后的宠信绝对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原因。

  安德烈:
  鉴于……那啥,我就不废话了,跳过这只咱继续。
  不过,最开始他的爱情也不完全是对奥斯卡的忠诚,他差点强行OOXX了奥斯卡,结果被一句:“汉斯……”给隔应回去。都在人家杯子里下毒了,还好及时领悟真爱是绝对的不自私。其实私还是以为柔弱无助的奥斯卡和欲火焚身的安德烈算书中最激情最有代表性的章节,别说我不CJ,尼古拉就是这么说的:“任你再强也是个女人,你以为凭力气能胜过男人吗?”再看看他道歉以后,给奥斯卡盖好被子,出门被光线晃了眼,奥斯卡立刻就忘记刚才的不愉快,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问他怎么了。这两只竟然能这样快调整心态,说明或许这是他们的常态……偶真的很不CJ……

  列尔:
  比较喜欢杰拉尔德这个翻译。他其实在前边部分还是出现过的,连名字也出现过,就是奥斯卡有次外出执行任务需要人代替她指挥。此后一直潜水直到奥斯卡提出那个问题:“列尔,你对你的容貌有自信吗?”
  有人说列尔没有财产,但他有工作,不能依靠领地的收入他还可以用自己的薪水养家,和安德烈那种全能型家庭主夫相比他其实也还不错。关键是他对奥斯卡,始终是尊敬加怜惜,自始至终把她当女人看的除了家里人之外只有列尔一人。他很豁达,我并不认为他退出是做出了多大的牺牲,那是他本有的觉悟,他从一开始就懂得爱情是什么:是成全心爱之人的幸福。假如对奥斯卡有所要求,那么他并不是爱奥斯卡而是爱的他自己,充其量爱奥斯卡和爱他自己一样多。列尔是个如此难得的豁达男人,充满慈悲与智慧,把对奥斯卡的爱十分低调地贯彻到他的决策中,因为爱是他自己的选择。
  如果娶了奥斯卡,只要安德烈愿意,他完全支持安德烈继续留在自己妻子身边,他不光希望心爱的姑娘幸福,也愿意最大程度让付出生命去爱自己妻子的人不至于太过悲凉。一片好心没得到好结果,脑袋上给扣了杯巧克力。所以安德烈其实激发了他探求这两人之间真实感情的动力。
  “我只是受不了他不幸福。”
  奥斯卡以为她对安德烈的奇怪感觉什么也不是,但列尔知道没有比这更是爱的感情了。他退出就显得那么理所当然。奥斯卡不理解:原来也有这样的爱。
  她当时并不明白其实真爱只有一种表现,就是体会到对方真实需要,对方的幸福是自己的福音。被列尔这样出色的人爱着,默默地保护着,谁说奥斯卡不幸福?

  至于景仰着她的罗莎丽、阿朗等人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奥斯卡其实真的很幸福,可是她在绝大多数人的苦难面前迷惑了,思考就带来了痛苦,行动就必须有所放弃。在巴黎被罗莎丽救了,家里仅有的食物是一点汤。她很可爱地以为会有开胃点心,她从不知道有人会以这样简陋的食物充饥。虽然很不合胃口,她的感恩与悲悯却多过对食物不满意。
  奥斯卡固然不以一己幸福而满足,但是她到死都是幸福的,我一直这么觉得。

peggyfan的其他作品peggyfa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