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随笔专区>>《写在怀念的日子》 作者:catone

  又是一个7.14,一个令人想逃避却怎么也逃离不开的日子。213年前的今天,不是世界末日,却有着更为浓黑的悲凉。 
  每一个,喜欢池田理代子作品的人,都知道那一天意味着什么。浪漫之国的新生之日,却是我一切浪漫希望幻灭之时。

 
奥斯卡·法兰索·德·杰尔吉

 

  无法形容她,永远也不能彻底了解她,她在想什么,她要做什么。但是,就这样简单地被吸引住了。
  如果人一生只能有一次恋爱的话,我愿透支以后的几世,连同今生,一并来换取这唯一的愿望。如果今世以及所有的来世都还不够的话,那么我只能像现在这样,脉脉地观望,默默地哀叹。
  可以痴痴地看着她,感受到她蔚蓝的眼睛中温柔的目光,却无法体会到她耀眼的金发拂过脸颊时的轻盈与喜悦。
  可以紧紧地贴着她,捕捉到她张扬美丽的生命活力,却无法倾听她血液流动的美妙乐音。
  即使将她拥入怀中,即使收获到她芬芳的气息,即使触及到她敏感的神经,却依然无法感受她的体温,无法淡去她脸上的红晕,无法抹走她眼角渗出的泪水。
  即使如此,还是不舍放弃,还是松不开紧攥的手。即使不能触及那美丽的灵魂。
  喜欢奥斯卡,喜欢那三个字及其所隐蕴的生命。那不是一个二维的平面形象,不是一个被艺术家创造出来的英雄人物。那是真正活在这世上,游离在这人间的灵魂,没有血肉,却更能吸引人的灵魂。
  喜欢“我只想看她们的好戏”的奥斯卡,貌似冷漠实则年少轻狂。
  喜欢承认着“我无法保护王妃”的奥斯卡,善良纯真得让人心痛。
  喜欢舞池中女装的奥斯卡,唯一一次的长裙碎步,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无望。
  喜欢说着“我不后悔。感谢父亲给我这样美丽的人生。即使是女孩也可以看到如此壮阔的世界”的奥斯卡,即使为她担心,也不得不赞同她的那份执着与坚定。
  喜欢风中张开双臂欢迎获释归来的士兵的奥斯卡,飞扬的金发,立在士兵中的她壮烈凄美得宛如神话。
  喜欢……
  喜欢……
  只要一次便够了,也许有一天,我漫步在巴黎近郊,身边掠过的一片金色,仿佛是那一天初升起的朝阳。立定,转身,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真的,是你吗?”

 
玛丽王妃

 
  书中宛如天使般的美丽人物(当然比奥斯卡差远了),历史上颇具姿色的悲剧王妃。
  王妃的悲哀,普通女性的我们怎么能了解?
  “如果我对哪位男性微笑一下,我就是对他有意思。如果我和哪位女性说一句话,我们的关系一定不正常。”
  听起来像在天方夜谭般怪异好笑,但奥地利的公主,却真的曾在法国处于这样的环境中。那时的法国宫廷,怕是比现在的娱乐界还要八卦,比狗崽队还要狗崽。
  作为王妃,作为妻子,作为母亲,玛丽是失败的。
  但玛丽是幸运的,作为一个女人。
  只是无法想象,如果奥斯卡没有在213年前的今天离去的话,那么有一天,她很可能会面对奥斯卡的枪口。那时她会看到奥斯卡什么样的表情呢?
  透过奥斯卡美丽的眼睛,她又会看到自己什么样的表情?

 
罗莎丽

 
  她很温柔体贴,就如她的名字。
  她也美丽可爱,就如她的名字。
  她真诚她善良,她勇敢她坚强。
  但是,我不喜欢她。
  只因为她一句话:“王妃什么都有,而我只有奥斯卡而已。”
  或许只是她无心的一句话,却深深地伤害了我。
  对这个连抚摸一下奥斯卡柔软金发都是最大奢望的我来说,罗莎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她却摆出一无所有的穷苦人的样子,让人无法原谅。
  嫉妒感,无处可藏。
 

男性角色

 
  不喜欢安德烈,因为嫉妒,却无法恨他,因为奥斯卡爱他。
  憎恨汉斯,也因为嫉妒,但可以理所当然地恨他。不像安德烈,汉斯他将我一直渴求的幸福轻蔑地握在手中,捏得粉碎,却作出痴情无悔友情珍贵的可恨嘴脸。
  尽管我知道,清楚地知道。安德烈和汗斯,事实上都是让人可敬的优秀男子。但是……
  不是不理解他们,而是不想去理解。人就是这样矛盾的动物,既希望别人像自己一样热爱着她,却又暗恨着她热恋的人。
  所以,凡尔赛中最欣赏的男性,是那个毫不起眼的,配角中的配角,列尔上尉。那个刚求婚时看起来像是谋财谋权谋色的花花公子,那个读了《新爱洛依丝》却仍打算让安德烈陪在奥斯卡身边的人,不能不让人怀疑他,猜忌他。
  但是,他说:“姑娘,或许你不知道,与其见你全身染遍鲜血,我宁愿作为一个造反者站上断头台!”
  夜阑人静,离15日还有最后3分钟。在这最后的180秒中,让我们祈祷一下,愿天堂的上帝,能听到我们对奥斯卡最真切的祝福。

2002.7.14晚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