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一章

  傍晚时分,凉风徐徐,夕阳下,低矮的小楼显得卑微而凄楚。这是平民区里一栋普普通通的二层小楼,残损破败,摇摇欲坠。
  此时,二楼向阳的小窗前,端坐着一个女孩,脸庞清秀可爱,却又苍白无血,印着深深的泪痕,一双美丽的大眼满含忧愁的凝视着夕阳西下。
  女孩就这么出神着,好像已有一个世纪,好像时间已止。窗台上的月季,也像被遗忘多时,无精打彩的低垂着头。窗外,辛劳了一天终于可以收工回家的人们,都对她投来了同情的目光。这是一幅画,一幅让人怜悯的图画。
  女孩就这么呆在了画中,直到楼下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才把她拉回了这个世界。她匆忙用湿巾擦了擦脸,然后又整了整散乱的头发及衣裙,就急步下楼开门。
  见着来人,女孩忍不住又落下泪来,泣道:“让娜,你来了。”
  让娜伸手抱住女孩,满含同情的叹道:“噢,可怜的罗莎莉,你受苦了。上帝啊,为什么让这么多的不幸,降临到这可爱的人儿身上。”说着也落下了泪,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年约二十七八岁,总希望能给人以帮助。
  天渐渐暗下,太阳已滑落地平线,只有那满天橘黄色的光,还证明着它的存在。
  屋子原本是狭小的,只因为缺少应有的家具,显得空荡荡的,此时,伴着晚风吹动门窗的咯搭声,两人的抽泣、叹息声,使整个屋子还罩上了一层悲凉。
  “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再伤心了。”让娜拿出手绢擦干泪水,劝慰道。
  “谢谢你能来看我,让娜,”罗莎莉也擦了擦泪水,说:“自从爸爸过世后,我和妈妈就一直受到你的多方照顾,如果没有你,多病的妈妈也不可能安然的度过最后的几个月,现在,终于……终于都解脱了。”罗莎莉说着又落下了泪来。
  “哎,快别这么说了,仁慈的上帝啊,谁不知道莫里埃尔大夫是个好人,在这里又有哪家没受得过他的救助的,现在他家有难了谁又能坐视不管呢?哎,说句实在话,上帝都知道,自从你爸爸不在了,这里的穷人们都不知找谁看病了,可怜的人啊!”让娜叹惜着。
  窗外,橘黄色的光芒已散尽,天完全暗了下来。罗莎莉站起,从桌下取出一小支蜡烛点燃。一阵凉风吹来,蜡烛几尽熄灭,让娜也不由的拉紧衣服,罗莎莉见状过去关紧了窗子。
  “罗莎莉,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待重新坐定,让娜环顾了一下这空荡荡的房子,关心的问。
  “我和拉布尔大叔说好了,去菜市场帮他做事,露茜也答应了教我怎么做。”
  “噢,这样啊!”让娜握住罗莎莉冰凉的小手,温和的说:“听我说,亲爱的罗莎莉,以你的条件,不应该过这种苦日子,你是这么美丽温柔,又能识文断字的,怎么要去做那种苦活儿呢?上帝,瞧你,才这么几个月,就把好好的一双手磨成这样了。别去拉布尔那了,听我说,这正有一件好事儿等着你呢!你不知道啊,自从我们的凯瑟琳小姐出嫁后,夫人就一直想给奥斯卡小姐找一个女伴。这个女伴,夫人不要求出身家世,只要求温柔聪慧、有教养、办事牢靠,最好还会针织女红。你听听,这不是专为你准备的还是什么呢?我就向夫人说起了你,把你着着实实夸了一通,不过,我亲爱的罗莎莉,你本来就值得夸嘛!夫人听了很高兴,让我后天就带你过去。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你到那,只要服侍好奥斯卡小姐,吃穿住用都会像小姐一样,这是多美的一件事啊,啊上帝啊,你是多么的公正仁慈啊!”让娜这么一路的说下来,一张脸因过度兴奋而涨得通红,把这事向着上帝赞了又赞!
  罗莎莉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知道让娜是一片好意,但她却丝毫也没有高兴,也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她知道让娜说的是哪,她对那府邸也有种好感。自从两年前,让娜和贾尔吉伯爵家的一个男仆结婚后,就进入了贾尔吉府邸做了一个女佣。从此,贾尔吉府,在让娜的诉说里就像个天堂,能看出,让娜对贾尔吉家的赞美是出于真心的。而让娜也因感恩着自己的幸运,就常常回来帮助她的穷朋友们。这些都让罗莎莉对贾尔吉府有着种种的好奇。
  虽然有着这种种心情,但罗莎莉一点也不想进入那个世界,那个贵族的世界。那里,是父亲最憎恶的地方,父亲说过,在那里,美丽的光环下充斥的却是世上最丑恶的东西,那里的人从不干活,从不劳动,却能高高在上,亨尽一切,那里的人过的都是寄生的糜烂生活。父亲也说过,上帝创造人的双手是用来干活的,我们应该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劳动,去过那平凡而有意义的生活。她见过贵族的趾高气扬、不可一事,她也见过平民的虽无知却纯朴。她知道自己应该成哪一种人,这也是她父亲希望她成为的。
  “可是,我已先答应了拉布尔大叔,去他那做事,我不好反悔。”罗莎莉找着借口。
  “这你不用担心,”让娜接口说,“拉布尔那就由我去说。其实你也知道,他那并不缺人,要你去,也只是想给你帮助,他如果知道你有个这么好的去处,不为你高兴才怪呢!噢,上帝,让我们也祝福拉布尔和他的家人吧!”
  “但……”罗莎莉为难了。
  “你还犹豫什么呢?”让娜又说,“你不知道,给奥斯卡做女伴,这在贵族圈里,不知会羡慕死多少人,那可是许多贵妇人梦寐以求的事哦!奥斯卡小姐那漂亮啊,我都不知如何说了,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人物。向上帝起誓,不是我瞎编,第一眼见到奥斯卡小姐时,我差点晕过去,上帝啊,你怎么能造出这么完美的人儿。那时奥斯卡穿着军装,那风度,啊,不是我瞎吹,真可以迷死任何人!美丽的人啊,让我们赞美上帝吧!”
  让娜不住的赞颂着,罗莎莉的兴趣被这过份的赞美引了起来,她好奇的问:“奥斯卡不是男孩名吗?她不是小姐吗?怎么还穿着军装?”
  “这你就不知道了,”让娜兴致勃勃的说,“贾尔吉老爷没有儿子,哎,生了六个孩子都是女儿。贾尔吉家可是守护皇族的将军世家啊,没有儿子怎能继承家业,所以老爷就从小把最小的奥斯卡小姐当儿子来教,盼她能继承家业。而奥斯卡小姐也真没辜负老爷的期望,在军校是最优秀的学员,才十四岁就被选入禁卫军保护皇室了。噢,上帝啊,多么完美的人啊!”
  “从小被当成儿子来教!这位小姐真可怜!”罗莎莉由衷的感叹。
  让娜的兴致被罗莎莉这么一说,立时减了一半,她一脸疑惑的看着罗莎莉,“可怜”,她还是第一次听人把这词用在帅气的奥斯卡小姐身上,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可怜,我亲爱的罗莎莉,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这词怎么可能用在奥斯卡小姐身上,她可是贵族圈里的红人,深得陛下及太子妃的信任,前途无量啊!”
  “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太多。”罗莎莉歉歉而笑。
  让娜也笑了,又从各个方面把奥斯卡小姐大大的赞美了一番,又赞贾尔吉府,感谢上帝赐予自己和亲爱的罗莎莉这样的美事。直赞得罗莎莉无从拒绝,只好听任让娜的安排。
  让娜真心实意的开心,为自己又做了件好事,又帮了把自己的朋友而高兴,她最后又把进贾尔吉府该注意的事项细说了遍,解释了遍,直到认为罗莎莉都明白了,才告辞而去。

*               *               *               *

  屋里又只剩下罗莎莉一人,桌上的蜡烛已在最后的尾翼上挣扎,罗莎莉再取过一支,续然,托起缓步走上自己的房间。房里只不能再简单的摆着一床一桌一椅,甚至连个小柜子都没。桌上,早晨摊开的诗集上淌着深深的泪痕,罗莎莉上前合上诗集,茫然的坐在床边。夜是那么的静,那么的黑,她环顾着孤寂的屋子,泪水忍不住又一滴滴滑落,“为什么,爸爸、妈妈、马克,你们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抛下我一个人都走了,现在我该怎么办,爸爸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夜已深沉,黑夜里只静静回响着一个女孩的哭泣声!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