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十章

  入夜,尘世间进入了一段相对寂静的时期,但就是在这一片寂静中,喧闹依旧在某处盛行。人世间豪华与奢侈的所在,贵族的豪宅处,每天都是灯火通明,通宵狂欢。而最热闹纷杂的,当然得属他们的代表——凡尔赛宫。
  站在奢华的凡尔赛宫,罗莎莉不由的倒吸一口气,看着那一个个纡金佩紫的贵族,穿着雍荣华贵的贵妇小姐,她才深深的体会到:奥斯卡对她是够宽容了。看到她们头顶的那些珠宝、勒得那么紧的细腰,她真的不得不佩服,同时也忍不住同情起来,因为对此她已深有体会。
  “奥斯卡来了,咦,还带来了一个女孩子……”
  “咦,她是谁啊,她和奥斯卡是什么关系?”
  “可能是……”
  “别胡乱猜啊,以前根本没见过嘛!”
  “很漂亮哩!到底是谁呢?”
  ……
  还没等罗莎莉从小姐贵妇的穿着中反应过来,就立刻被这些疯狂的吵闹声给震住了。什么意思?她莫名其妙!
  “她叫罗莎莉·拉·莫里埃尔,是我姐夫家的远房亲戚。”奥斯卡牵过罗莎莉的手,从容不迫的向吵闹的众女士们介绍道,然后又自如的示意罗莎莉,“向夫人、小姐们打个招呼吧!”
  “啊……”罗莎莉浑身颤抖,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那边莫名叫闹声又再度搅耳而来。
  “啊,她们牵着手!”
  “我们没有希望了!”
  “不,奥斯卡是我的!”
  罗莎莉身冒冷汗,她看看奥斯卡:此人一脸平静、置若罔闻;她又看那些夫人小姐们,一脸的气愤与妒忌,对她怒目圆瞪。这在演什么闹剧?
  曲子响起,舞会终于在一片吵杂声中开始。
  奥斯卡没有理会罗莎莉不情愿的目光,把她交给了一个上前躬身哈腰、满脸讨好的所谓爵爷的手上,就径直走开了。当然尾随在奥斯卡其后的贵妇不在少数。
  一曲舞终于跳完,连罗莎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跳完的,那过分矫揉造作的恭维、那浓郁的混杂着汗臭的香水,使罗莎莉无比眩晕,她简直要认为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曲子一停,罗莎莉连礼貌都顾不上,逃似的就跑开了。来到凡尔赛宫,她只有初踏入的一刻,对这里的豪华壮观赞叹不已,心生向往。但是当她见识这儿的人后,感受到这里的氛围后,心境也就开始一步步的往下落,到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了。所以,她非要马上找到奥斯卡,但若大的舞厅已让她分不出东南西北了,都不知从何寻起。 
  “你是和奥斯卡一块来的那位小姐吗?”一个冷漠而高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的。”罗莎莉回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约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但资色艳丽,打扮得比罗莎莉见过的所有贵妇都要华丽。
  “我叫勃利·夏露,勃利伯爵的女儿,”年轻的女孩摆出了一副大人的样子,傲慢的说,“所有人都在议论你,看来你很引人注目哦!”
  对此罗莎莉没作回答,只听夏露接下来又问:“你和奥斯卡一道来,你住在奥斯卡家里吗?”
  “是的。”罗莎莉简单的答道。
  “哇,真的吗,我们好羡慕你啊,能和奥斯卡一道来参加舞会!”附近的几位夫人小姐也凑上前来叽叽喳喳叫道。
  “哇,还一起吃饭!”
  “你和奥斯卡的交情不浅吧?”
  “罗莎莉,我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奥斯卡她除了王妃以外,从来不和宫中的贵妇来往的。”
  “王妃”罗莎莉心中一惊,奥斯卡很少和她提宫中的事,她也只知道奥斯卡的职责之一是保护王妃。罗莎莉疑惑,王妃在奥斯卡的心中究竟会是什么呢?
  “大家不要再吵了好吗?”一旁的夏露忍不住叫道:“下一首曲子是三拍舞曲,罗莎莉小姐你不跳吗?”
  “嗯,三拍舞曲是……”罗莎莉问。
  “啊,你连三拍舞曲都不懂吗?真不敢相信!”夏露一脸的不可置信,冷嘲道。
  “不懂很奇怪吗,我没跳过又怎么样?”罗莎莉不甘示弱的回她。
  “你……”夏露寒着脸,冷冷的说:“罗莎莉,别以为大家都很注意你,你就神气了,大家会对你有兴趣完全是因为奥斯卡的关系,你不要得意……”
  听到这话,罗莎莉心中冒火,也寒着脸冷冷的回道:“我从没想过要别人注意,也根本就没得意,小姐请别随便侮辱人。”
  旁边的一个夫人也若有介事的帮衬道:“哼哼,她自己还不是一样那么崇拜奥斯卡,还要装模作样。哼,就算你母亲和王妃有很好的交情,也不必那么盛气凌人!”
  被这么一冷言冷语,年轻的小姐肺要气炸了。
  一旁的另一个小姐又过来套近乎的问:“请问罗莎莉小姐,您的父亲是什么爵位啊,母亲又是哪个府上的千金?”
  “啊,我的爸爸……”罗莎莉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说道。
  “爸爸……”正被气炸了的夏露一听之下,像发现新大陆般冷笑着,“你叫父亲做‘爸爸’,哼,你果然不是贵族!只有低级的平民,才会称呼父亲为‘爸爸’!”
  周围那些原本亲切的贵妇们跟着惊叫,“是啊”、“对哦”、“怎么回事?”
  夏露更是得意了:“你到底是哪来的野丫头!我要去告诉母亲,奥斯卡带来的小姐并不是贵族?”
  “我从哪来不关你的事,”罗莎莉大声叫道,“我不是贵族又怎么样,不用你这小丫头片子来教训。”
  罗莎莉这一吼,把众人都震在了当地,还没等她们回过神来,这不同一般的女孩已转身离去。
  舞曲响了又停,落了又起。罗莎莉没寻着奥斯卡,却在一个角落找到了落寞发呆的安德烈。
  此时的安德烈,独自倚靠在一角的柱子上,背对着热闹的舞池,叉着手、仰着头,出神的望着天花板,连罗莎莉走到他跟前都没发觉。
  “看什么呢?安德烈!”罗莎莉突然高声嚷道。
  “啊……”安德烈一惊,立马放下双手站直,一看是罗莎莉,才定下,憨憨的笑了。
  “你见着奥斯卡了吗,我怎么也找不到她!”罗莎莉着急的问道,边又四下而看。
  “呐,她不是在那吗!”安德烈仰了仰下巴,交叉双手,重又靠在了柱子上。
  顺着安德烈的目光望去,罗莎莉忍不住笑了,在那舞厅正中的高处,全场最显眼的地方,奥斯卡就立于那,许多人也正注视着那!可她偏偏就没看到!
  此刻,奥斯卡恭敬的站在那,正与端坐于那的一位贵妇交谈。
  那个贵妇,穿得比夏露还要华丽,端庄高雅,带着高贵不凡的派头。整场舞会,罗莎莉还没见过这样不凡的人物。
  “她是谁?”罗莎莉问。
  “玛丽王妃!”
  “喔!”这位高贵美丽的女子,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那个轻浮奢侈的王妃,罗莎莉有些不敢相信。
  奥斯卡终于结束了与王妃的交谈,平静的走了过来。
  “罗莎莉,你也在这,怎么不跳舞?”奥斯卡看着罗莎莉问。
  “我不想跳。”罗莎莉摇着头说。
  “是吗!”奥斯卡微笑着,“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但既然来了,就要好好的过,别在意那么多。”
  “我知道!”罗莎莉苦笑说。
  “罗莎莉……”
  “嗯……”
  静默一会儿,奥斯卡说,“刚才我向王妃陛下提到了你,她很感兴趣。我想你既来了,也应该拜见下王妃,这才是个礼,不是吗!”
  “拜见王妃!”罗莎莉轻轻的呤道,“奥斯卡,你带我来凡尔赛,是不是就为了让我拜见玛丽王妃?”
  奥斯卡紧颦双眉,避开了罗莎莉的双眸,“你想到哪了,来到宫中,拜见王妃那是礼节上应该的。别多想了,罗莎莉,来吧,陛下在等着呢!”
  “我知道了!”罗莎莉低声道。

*               *               *               * 

  高高在上的王妃,只有二十岁,正是青春年华,浑身闪烁着钻石的光彩,由玫瑰、金黄、银白三色交织着,犹如一束太阳的光辉。嘴角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出乎罗莎莉的亲切友善。
  奥斯卡只是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就告辞而去,留下罗莎莉一人独自应对王妃。
  交谈在一问一答中开始进行。
  “我听奥斯卡说,你来自乡下!”玛丽王妃微笑着轻声说,眼神中竟有一丝向往。
  “是的,我从小在乡下长大。”罗莎莉坐在王妃对侧,低头回答。
  “那里一定很美吧,有清澈的小溪、美丽的花儿、清新的空气,还有唱着美妙歌儿的小鸟,是吗?”玛丽王妃陶醉的说。
  “这……”罗莎莉为难了,她从小生活的地方,实际是巴黎郊外,并不算真正的乡下,而且根本不是玛丽王妃所能理解的地方。这让她如何回答,“是有这些,但我们很难接触它们。”
  “为什么很难接触?”玛丽不解的问,“我记得我从奥地利来这的路上,就经过好几处乡间,就接触了不少,但都是那么的短。啊,现在想起来,那些乡间真是美妙的地方。”
  罗莎莉不知如何回这话,她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们的王妃,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国之母啊,她能担起这样的重任? 
  “你不喜欢乡下?”见罗莎莉没回答,玛丽又问。
  “噢,不,我很喜欢。”罗莎莉连忙回道,又低下头,“但,我已回不到那里了。”
  “为什么?”玛丽关切的问。
  “因为……”罗莎莉略微停顿,思绪飘动,“因为那里已没了我的亲人。”这是罗莎莉的一个原因,但并非全部。
  “这样啊……”玛丽轻轻的叹道,“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事,请你别难过。我虽贵为法国王妃,却也和你一样,也是离开了我的亲人,回不去了!”
  “陛下……”罗莎莉又抬头看着王妃,这也是个伤心之人,也是个让人同情的人,罗莎莉不由的叹惋。她还想说什么,但也在此时,她看到并感受到,王妃身旁陪侍的夫人,那美貌的脸上,罩着一层霜,是那样的冰寒,犹如一把尖刀,让人不寒而栗。
  罗莎莉身子一颤,眼睛不由的避开她。
  “罗莎莉,你不舒服吗?”看到这样,玛丽关心的问。
  “不,没有。”
  “啊,是吗,别难过了,我们还可以跳舞,还可以玩乐啊。痛痛快快的笑,痛痛快快的玩,就可以忘掉一切痛苦了。罗莎莉,你是更喜欢跳舞还是玩纸牌?”玛丽王妃大笑的说。
  “这……”罗莎莉吃惊的看着此刻的王妃,都不知如何应对了,“我……更喜欢跳舞。”因为她根本不懂玩纸牌。
  “太好了,我也是哦。跳舞时真的很痛快,在舞池中旋转时,我就觉得自己像只蝴蝶,在花溪间飞舞。”玛丽又是陶醉般的说,“不过纸牌也是很有趣的,罗莎莉,你喜欢玩二十一点还是康梅司,或是惠斯脱?”
  “这……二十一点吧。”罗莎莉胡乱的答道,她开始感到头痛,目光不由的向舞厅四处搜寻,盼望能见到奥斯卡,希望她能来把她带离这里。罗莎莉不敢对王妃的话语提出异议,而同时王妃又对她如此亲切,让她不知如何应对。

*               *               *               *

  舞厅的一角,奥斯卡不是没发觉罗莎莉的异样,但她不想在此刻如罗莎莉所愿。她希望罗莎莉能坚持。她知道,罗莎莉就像初春的和风,她盼望这片和风,能温暖王妃的痛苦与孤寂,能安愿王妃那颗渴求抚爱的心灵。
  “啊,今晚真是场奇妙的舞会,这么美丽的尤物都让我有幸见到了。”一个充满赞叹美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列尔,是你!既然如此,你还不去追寻这些尤物,跑来这干嘛!”
  “是啊,可是很不幸的是,我发现全场最可爱的一位,现在却处于尴尬之地。”列尔·杰劳德露出他那招牌式的笑容,感叹的说。他是奥斯卡的副官,身材颀长,相貌俊朗,是禁卫队中难得的凭真材实学升上来的普通贵族;也是凡尔赛中有名的花花公子,有着迷人的微笑,幽默的谈吐,无论是容貌还是举止,他都是特招贵妇们喜爱的人物。
  “你想来说什么?”奥斯卡没有理会他那迷死人的微笑,寒着脸问。
  “噢,我美丽的队长,别这样问我,我只是非常好奇,你为何突然想到把罗莎莉带到这个纷杂的地方来。”列尔还是那样笑语。他在贾尔吉府见过罗莎莉,也同样赞赏过她的美丽可爱。
  “罗莎莉跟我这么久了,来见识下凡尔赛有什么好奇怪的!”
  “也是啊,真是托队长的福,能在凡尔赛中见着这么清纯的姑娘。但是,怎么好像那厚重的脂粉、奢华的舞裙不太适合她呢,可惜啊,她没有我在队长府上见着的可爱了。”
  “哼,罗莎莉怎样可爱用不着你关心,列尔,你的甜言蜜语不适合这里。还是回到你的贵妇们中去,别在这浪费你那迷人的笑容和优美的谈吐了。”奥斯卡拉开脸,以命令的口吻说。
  “是,队长有命,部下接令。”列尔真的告辞而去。
  舞会还在继续,奥斯卡表面平静,她仍想从容的看待远处的罗莎莉,但,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安德烈,我是不是做错了?”
  一旁,一直没有言语的安德烈没有马上回答她,每次舞会,安德烈都是这样,静静的呆在一角,直到舞会结束。
  “罗莎莉好像很不自在。”安德烈看向那里,如实的说。

*               *               *               *

  纸醉金迷的舞会仍在继续。休息室里,罗莎莉收拢裙摆,低头坐在一张椅子上,奥斯卡和安德烈站于一旁,三人都无语,一时间室内静得让人发慌。
  “对不起,奥斯卡,”罗莎莉终于抬起头,晶透的双眸不安的看着她抱歉的对象,“我让你失望了。”
  奥斯卡侧开脸,又避开了罗莎莉的目光,她轻轻的摇着头:“不,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罗莎莉,我不应该想到把你带来这里,你是天空中自由翱翔的云雀,只有在云海间,才能幸福的歌唱,我怎么会想到把你关在这金色的牢笼里。对不起,罗莎莉,请你原谅我的愚蠢!”奥斯卡回过头,终于正视于罗莎莉的目光,诚恳的说。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