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十一章

  荒芜的野外,一片枯草,茫茫中只零星孤立着几株老树,飘荡着几片黄叶。微风抚动,枯叶颤颤悠悠,好像就连这样的轻风也能把它吹落。也许他们本身就是要落的!
  晨风沁面,晨光熹微!崎岖的小路上,杂草盘杂。罗莎莉一袭黑裙,头披块黑纱巾,手提个黑布罩着的篮子,缓步而来。
  风儿轻润,却伴着丝丝腥臭味!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除了当个坟地,别无用处!
  天刚破晓,雾还未散!罗莎莉本以为,此时此地,除了她应不会再有他人。但展眼看去,她却发现,丛冢间,竟已立着一人,一身黑袍,闪动珠光。明显的,他已在此站立许久。走得近来,罗莎莉吃惊的看到,他竟是站于父亲的墓前。而更让罗莎莉惊异的是:他放在父亲坟前的花束!
  “百合花,怎么会……”罗莎莉心中疑惑不已!
  听到脚卡声,墓前的黑衣男子转过身。他显然还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三四岁,但气度不凡、目光明亮、坚定有力!
  罗莎莉不由的震了一下,“这是谁?”
  “您是莫里埃尔小姐吧!”黑衣男子露出和蔼的笑容!
  “啊!是的!”罗莎莉又是一震,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长高长大了,但还是那么若人怜爱,我一眼就认出你了!”黑衣人笑着。
  “你是谁?我们有见过面吗?”罗莎莉问。
  “见过,七年前在你家里,我舅父带我去拜访了你父亲。那时你还是个小姑娘,爱笑爱闹。”
  “七年前!”罗莎莉回想着,“啊!你是那个贝……”
  “是的,我叫贝鲁那鲁·查德烈”黑衣男子接过话茬“那时多亏了你父亲的介绍,我才能进入巴黎大学就读。可惜啊,还没能向莫里埃尔先生表达谢意,就……”
  “谢谢您,查德烈先生,父亲助人是不要人回报的,您能记得来看他,他就很高兴了!”罗莎莉说。
  “喔,请别客气,叫我贝鲁那鲁就行了。”贝鲁那鲁点头说。
  罗莎莉低头看着那束百合,问:“好美的百合,是你送的吗?”
  “是的!”
  “你每年都来吗,都来送百合花?”罗莎莉抬头看着他。
  “是的,原先是和舅父一起来,看望妈妈、舅母还有你父亲;后来却只我一人来了,呵,大家都聚在了这里!“贝鲁那鲁说着,像是悲叹,却无丝毫悲音,明亮的双眼,疑视着远方!
  罗莎莉看到前面不远,并排着三个旧墓,墓前放着大束的野菊花和鲜红的茶花,花叶带着露水,很新鲜,显然是刚新放上的。
  一时间,两人都没再说什么。罗莎莉看着眼前的男子,他只疑神于远望,表情坚毅。罗莎莉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停了一会儿,罗莎莉蹲下身来,用手轻轻抚过那束百合,说:“每年见到这束百合花,我都想知道是谁送的,想当面谢谢他。我去问过我认识的爸爸所有病友,他们都说不是他们送的。现在终于让我如愿了,贝鲁那鲁,谢谢你!而你是怎么知道我爸爸最喜欢百合花呢?”罗莎莉说完,揭开黑布罩着的蓝子,也从里面取出一束百合,摆在那束的旁边!
  “噢,这你不用谢,我并不知道你父亲喜欢百合,只是我也喜欢百合,所以每次都带来了一束,妈妈和舅父母不需要,我就放到了这。莫里埃尔大夫也正适合百合的洁白!”贝鲁那鲁说。
  “是吗,爸爸也是最欣赏百合的洁白了。”罗莎莉说着,又从蓝子里取出束月季花和一大束不知名的各色野花,月季放在了母亲的墓前,而那刚从塞纳河畔采来的还带着露水的各色鲜花,就放在那最小的一个墓前。放置完花束,罗莎莉最后从蓝子中取出一碗清水,缓缓的散在了三个墓头上。
  做完这一切,罗莎莉放下蓝子,双手合心,久久的不再言语。
  天已大明,阳光照在大地上,一片灿烂,就连这荒凉的野外,也好像一下子变得明快了起来。
  良久,罗莎莉重又挎起蓝子,回过头,贝鲁那鲁依然站在一旁。
  “现在,爸爸他们一定都收到了我们的问候,他们一定是在天堂,一定过得很快活!”罗莎莉说。
  “是的,好人们一定都入得天堂,死倒是一种解脱。不管之前公平与否,死一定是公平的,上帝是最明智的。”贝鲁那鲁说。
  两人又沉默了。
  “你还好吧,罗莎莉,你一个人过得如何?”贝鲁那鲁问。
  “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罗莎莉回答。
  贝鲁那鲁却突然正色道:“是吗,我不明白,你父亲就是被贵族害死的,你却可以很好的住在贵族那豪宅内。”
  罗莎莉脸色微变,气氛一时阴郁起来。她侧过脸,想到了她的父亲、想到了父亲的死,也想到她为父亲的事求过奥斯卡。
  那天,当她无比伤心的说起父亲时,奥斯卡只是静静的听着,脸色沉重。她说完了,奥斯卡却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沉默以对,好一会儿,才一脸歉意的对她说:“对此我十分抱歉,罗莎莉,我无能为力,按照现行规定,那位公爵是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因为他有贵族豁免权,而且还是个皇族。”
  “贾尔吉家不同于别的贵族,”罗莎莉分辩道,“他们从不迫害平民,而且待下人也很好。”
  “只要是贵族,就不会有什么不同,特权等级本就应该废除。”贝鲁那鲁目光炯炯,脸色坚定。
  “你,你说什么?”罗莎莉惊恐的叫道,神色也变了。她不是没听过这样的言论,但如此严肃的说出这样的话,她是第一次见到。她感到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说这话,并不同于那些生活贫困的平民的抱怨和愤慨。他说得是如此坚定,以至像是要去实施一般。
  “不合理的制度就应该推翻。”贝鲁那鲁又说道,这回竟带了笑容。
  风不再只是轻轻的微风,它吹乱了罗莎莉露于黑纱巾外的头发,罗莎莉伸手弄平,纱巾却随发而动。远处的枯树上,不知几时飞来了只不知名的鸟儿,唱起了罗莎莉从未听闻的歌儿,也是如此动听!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