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十二章

  “你不舒服吗,罗莎莉?你脸色很不好!”奥斯卡突然问。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微微飘动的窗帘洒入,晨曦间明镜前,罗莎莉正为奥斯卡梳理那美丽的金丝鬈发,但动作缓慢,明显的心不在焉。被奥斯卡突这一问,她一惊,手中的梳子‘噔’的掉下地来。
  “对不起!我……”罗莎莉连忙边道歉边弯腰捡起梳子。她无法说明她的困扰,自从那天从墓地回来,她就总忍不住的思索,想着在那遇到的人、他那坚定的眼神、豪情的话语,虽让人心生恐惧,但又是那么具有吸引力,使人心神所往。他是怎样一个人?是做什么?这些困惑让罗莎莉几天来都没能睡好!
  “没关系,我自己梳吧!”奥斯卡说。
  “嗯!”罗莎莉点头退下。
  屋里,就剩下奥斯卡一人!她取过发胶,固定好发型,继续着她的梳理。做为一名军人,她从不过多的打扮,她只需梳理好头发、洗干净脸、穿戴整齐就行。脂粉、珠宝、手饰,这些女孩子必备的东西,对于奥斯卡来说就尽是多余!
  正梳理着,门被敲响,安德烈推门而入。
  “我还没准备好,安德烈,你先去备好马,我等一下就过去!”
  “啊,不是,奥斯卡,有人来拜访你。”安德烈说。
  “嗯!谁这么有兴致,一大清早的!”
  “汉斯·阿克赛尔·欧·菲尔逊!”
  “汉斯……!”奥斯卡的脸色霎时凝固,手中的梳子也不由‘噔’的一声掉下地来!
  奥斯卡是怀着既喜又忧这样复杂的心情来到会客室的,而推门进入的瞬间,她的心又是一颤,一种从未有过她也无法言明的滋味倾刻间涌来。
  汉斯坐在那里,人比四年前成熟沉稳了许多,但还是那么的英俊。而他的身旁还坐着一位小姐,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貌美且高贵!
  “还记得我吗?奥斯卡少校!”汉斯笑着,谦和有礼,略有打趣的味道。
  “当然记得,有四年不见了,你看起来不太一样了,我一时都认不出来了!”奥斯卡也微笑着,一脸平静,“这位小姐是……”
  “嗯,我来介绍,这是我妹妹索菲亚,也是来领略巴黎的风采的。”向奥斯卡介绍完,汉斯又向年轻的小姐说:“这位就是奥斯卡·法兰索·德·贾尔吉少校,你思慕已久的禁卫队队长!”
  “你好,小姐!”奥斯卡非常礼貌的用瑞典语问候道,同时她的心也一下舒怀了。
  “啊,不用客气,奥斯卡小姐,我也懂点法语的,因为我父亲最喜欢法国,从小就教我说法语了!”索菲亚笑着,看着奥斯卡的眼神竟有点迷失。
  “虽然知道奥斯卡小姐是个女人,还是忍不住……”索菲亚用扇掩面轻笑的说。
  汉斯白了其妹一眼,奥斯卡却是若无其事的招呼客人坐下,敬上茶点。
  待坐定,索菲亚又说:“常听哥哥提到奥斯卡小姐,好生向往。奥斯卡小姐知道吗,现在连瑞典贵族们都在议论着法国的女禁卫队长,他们都说奥斯卡少校是一个美貌无比、能干且令人敬畏的不亚于任何男子的女将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奥斯卡小姐真是神一般的人物!让人由不得不爱。”
  “小姐言过了。”奥斯卡礼貌的回道。
  “舍妹一向不懂礼数,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汉斯一体正经的客气道。
  “哪里,比起乏味的客套,我更欣赏令妹的直率!”奥斯卡笑言。
  一时间,三人都笑了!
  “你何时到的?”奥斯卡问。
  “两天前,这是到凡尔赛后第一回出访。”汉斯答道。
  “还租住在莫尔夫人那吗?”
  “不了,我在凡尔赛近郊买了栋房子,索菲亚也需要宽敞些的住处,”汉斯说,“难得你还记得那位夫人。”
  “因为那些美丽的玫瑰花!”奥斯卡解释道。
  “玫瑰花!”索菲亚饶有兴致的说:“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也有一大片玫瑰呢!自从哥哥从巴黎回来后,就莫名的喜欢上玫瑰花了,还在他的每一处住所都种上玫瑰,每天精心护理,不许别人去碰。”
  听到这话,奥斯卡还是微笑着,但带了丝苦味;汉斯则面带尴尬。他俩都知道,只因为有一个人爱着这花,那是个无法言语的无奈。
  “别说这了”汉斯说,“我这次来巴黎还是另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奥斯卡问。
  “来寻找结婚对象。”索菲亚代为答道,“作为瑞典陆军元帅兼王室顾问官的长男,到现在还独身,是不行的。而我来凡尔赛的一个很重要任务,就是代替父亲审核哥哥的未婚妻,奥斯卡小姐,我的眼光向来都是很好的哦!”
  “结婚!”奥斯卡一震,手中的茶水洒了不少。
  “是啊,”汉斯装着没事的说,“现在已经有财政部长的千金,以及两三名候补人选了,我也到结婚年龄了!”
  “那你这次到法国来,就不想见见我们的玛丽王妃吗?”奥斯卡的声音有些轻飘飘的,实际上这并不是她想说的话。
  “嗯,我们打算明天就进宫去拜见!”汉斯说。
  “我听说法国的王妃可是个美人儿哦,”索菲亚并不懂其中原委,依旧兴致不减的说,“在瑞典也是大家赞美不已的一个人物,不但貌美还有无比优雅的风度,我倒要看看当真如此不!”
  三人的会见终于在各自不同心态下结束,汉斯兄妹告辞而去了。奥斯卡却还是心事重重:汉斯的突然回来,究竟是好是坏?她不得而知,但玛丽王妃应该会暂时抛开勃利夫人了,那位外表柔美,却心如蛇蝎,满脑子特权思想,只懂一味敛财,飞扬跋扈的夫人。
  果真,汉斯回来不久,人们终又见到,王妃那如玫瑰和钻石般美丽的面容上,露出久违的真正的笑容。而几天后,王妃又当众对备受宠爱的勃利说:“勃利夫人,以后我不会再赌博了,赌博毕竟是被法律所禁止的,而且每次都是我输,国库的赤字也一直在增加!”这话让那位夫人又惊又慌又气,只能又是一脸乘笑的说:“啊,王妃说的也是,那我们再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好玩的游戏!”
  又再几天,王妃当众要求奥斯卡把罗莎莉带进宫来玩。虽然勃利夫人公开反对,一付欲至人死地样;虽然这将违背她对罗莎莉的承诺,奥斯卡还是一口答应了。只要王妃能远离她那小圈子,能向好的方向发展,能担起责任,就算和勃利夫人公开对上了,就算被罗莎莉抱怨,甚至于伤着罗莎莉,她也无所谓了!
  可是对这,梅希伯爵却无丝毫欣慰,他为此叹道:“比起之前那些只具有金色年华,而头脑简单的青年,王妃现在结交的确是好很多。但这又能改变王妃多少,一个人一旦选定了自己的行动准则,要想改变它,是难上加难的。表面的改变无法处成多少,只是稍稍的收拢物欲,却又大势放纵情欲,这只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之后事态的发展,真似不幸的朝着梅希所说的方向前行。
  不久之后,依玛丽王妃的特别要求,汉斯可以穿着瑞典轻龙骑兵的青白相间制服自由出入凡尔赛宫。关于王妃与汉斯的流言蜚语开始出现。
  同时,被邀去陪伴王妃的罗莎莉也在度过一开始的新鲜热情后,接到了王妃的抱怨,王妃当众对她说:“啊,我亲爱的罗莎莉,别再拿着本书让我读了,我很清楚自己没有承得上帝的眷顾,获得读书的天赋。与其大家无比倦乏的听我艰难的念那几页子书,还不如我们一起找个游戏,大家一起开心的玩,这不更好吗!”又说,“啊,罗莎莉,一个女人如果不好好打扮自己,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罗莎莉后来对奥斯卡说:“王妃感情真挚,待人亲切友好,但我不喜欢王妃,我只能同情她,但无法喜欢她!”
  而当得知,王妃那频繁更换的头饰上,只是一根小小的羽毛,就可抵上贫苦人家一年的收入后,罗莎莉就再也不肯入宫了。好像心照不宣似的,王妃也没再邀请罗莎莉。罗莎莉的宫廷之游,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玛丽王妃与汉斯的艳事,终于在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下,在凡尔赛、巴黎,甚至于全国流传开来。同时又在一些被抛弃人的努力下,抨击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小册子,迅速在民众中流行起来。据某位不知名的名人的所谓的不完全统计,这小册子非常受欢迎,印刷的数量,已可达到全巴黎民众人手一册。
  在这种形式下,奥斯卡不得不认为,在全法国这事也就只有法王路易十六还不得而知了。
  再度劝汉斯离开吗,但现在,已被爱情蒙蔽双眼的汉斯还能听得下她的劝吗?而如汉斯再次离去,又一次陷入感情空虚的王妃,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那时难道会比现在情形好吗?奥斯卡不敢往下想了。她要守护的人,就是这样一个精神空虚、毫无自制力又任性而为的王妃。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