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十七章

  鸟儿在屋外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远远的可以隐隐听到一阵阵的喧闹声,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安德烈好半天才能从这曙光中睁开双眼,再好半天,才回想起,自己是在福雷村,是在姨妈的家里。
  远处,喧闹声渐广渐杂渐盛,伴着阵阵烧面包和烧肉香,传遍整个村落!这是安德烈回到姨妈家的第一个早晨。昨晚,僵硬的木板床让他久久不能适应,加之隔床外公震耳的呼噜和晚间在村中的所见所闻,使他久久无法睡去。现在一早醒来,头还有些疼。但多年早起的习惯,让他无法再睡去。一旁的外公还在酣睡,安德烈轻声坐起,迎着阳光看向窗外。
  正对着窗口的,是一间不大的厨房。此刻的厨房,表嫂西娜早已忙碌开来,粗布衣裙在厨房间来回晃动,伴着闪着橘红光的火苗和初明的晨光;屋顶细长的烟灰慢慢升腾散去,浓重的面包气和着肉味传了过来,一旁的栅栏边,一个男孩边玩弄着手上的猎枪边不时的探头望进厨房里,着急的等待着早餐的到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古朴而自然,是安德烈多年没再感受过的温馨!
  安德烈看着,抬手招呼栅栏边的男孩——他十一岁大的表侄舒比特,他的表侄裂开嘴,冲他做了个鬼脸,就跑开了。等安德烈穿好衣服步出门口,那男孩舒比特却又突然跑到跟前,没说一句话,就递了片面包给他,安德烈刚接过,就听到表嫂的抱怨声:“面包还没烧好,谁拿了?舒比,你给我过来!”男孩听闻,又是一个鬼脸,转头又跑开了!安德烈看着跑远的男孩,不由的笑了!
  这是一个繁忙而热闹的早晨,安德烈环顾周围的一切,心中涌动起一股暖流。这是他的父辈们守候一生的地方,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这里,屋子的二楼,三间小房中那带着天窗的一间,是他小时的天地。每当他离开森林中父亲的小屋,到村中来小歇时,就会住到这里——这间带天窗的姨妈专为他而留的小房。
  在那天窗里,他有无数次的爬出天窗,趴在屋顶,对着展现在他眼前茫茫的森林傻笑,不管姨妈怎样的冲他大发雷霆,要把他拉回来,他都毫不在乎,到后来,姨妈也无奈,由他了!
  茫茫无际的森林,使他的心变得平静,让他的胸变得宽广!
  现在二楼的三间房,左边依然是他表哥和表嫂的,右边由他的表姐换成了他的侄女——凯丝,及新来的女孩——玛格丽特。中间那间——带着天窗的那间,现住的是他的侄子——洛比特,及他刚满两岁的小侄子——尼卡。
  天,被朝霞燃得通红。住在森林边上的男人们终于吃过早饭、带上午餐,陆续进入了森林,开始了新一天的狩猎!
  安德烈本已拿好自己那把闪着紫光华美的猎枪,要随姨父们进他久别的森林,但一声高仰的马儿嘶啸声,把他留住了!
  马叫得激烈,是他的星辰的叫声,只有受到无理攻击,星辰才会如此长嘶!
  安德烈依声走到后院,草丛中,他的白马星辰被随意的拴在那儿。此时,霞光中,白马前,站立着一个女孩。白马高仰着前蹄,女孩则非常警戒的盯着马儿,表情怒目!
  “它叫星辰,不喜欢生人摸它!”安德烈走上前,轻轻的拍拍马头,又在它的耳边低语着。
  “现在你可能摸它了,我已告诉它你是我的朋友,也就是它的朋友,它会让朋友摸的!”安德烈微笑着,尽量不去注意女孩玛格那怒目的表情。
  “我不是你的朋友,我决不会和住在贵族家的人做朋友。”女孩挤着牙齿逢,一字一句的说。
  安德烈没去在意女孩的表情和言语,转身解开拴在树枝上的缰绳,轻拍星辰,白马像明白似的,几步走近了玛格丽特。
  女孩盯着走上前让她亲近的白马,有点不可置信,手缓缓的抬起碰了一下刚才还想踢它的马儿,白马没有反抗,反而低下头,温顺的让她亲抚着。
  “想骑它吗?”安德烈依然微笑的问。
  “啊!”女孩还似在梦中,怒目的表情已尽无,一种本就应在她脸上的红晕与欣喜浮现开来,她把脸贴在马鬃上,一时还没明白安德烈问她什么。
  女孩毕竟是女孩,仇恨本就不应在她这种年纪上常留,在渴望的欢欣中,一时间就忘了所有。
  安德烈走上前,一把抱起女孩,放在了星辰的背上,星辰就势起步,慢慢的在院中踱着步,安德烈则紧跟在马旁,小心的护着玛格。
晨风轻轻吹起,朝霞越是火红,不大的院子被罩在了一片霞光红云中。
  女孩双手紧张的抓着缰绳,在安德烈的指导下,趴在马背上,随着马儿脚步的一起一落,摆弄身子。
  轻快的马步很快就让女孩心中升起了无尽的兴奋。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开朗。坐在马背上,女孩看到了她以前从没注意到的景色。原来,这里的村落是这么的祥和,这里的森林是那么的广博而幽深。女孩是笑了,发自内心的大笑,笑声在院中回响,安德烈满心的欣喜,卡洛尔夫人及西娜更是由衷的欣慰!
  “啊,马,我也要骑马!”一个轻灵的女声又在院中响起。八岁的凯丝一个箭步蹦到院中,拉着安德烈的衣角;“表叔,我也要骑马,我也要!”
  “好,你也骑!”安德烈笑着,抱起凯丝,一下就把她放到了马背上,她表姐玛格的后面。
  “啊,我也骑马了,我也骑马了!”小女孩兴奋的,不安份的在她表姐的后背上大笑大叫着。
  “小心,坐好,抓牢了!”安德烈小心的叮嘱着,却也是开心的笑着。
  笑声在院中,在村落中,在整个森林间回荡着。
  很快,马儿步出了小院,走在了村间的小道上。村里,十岁以下没有随父亲兄长进森林打猎的男孩,十二岁以下没有被要求帮家里干家务的女孩,都一齐的奔到白马前,如雀儿般的在马儿周围蹦跳、欢叫着!
  一下子,马儿所到之处,成了孩子们的游乐场,胆小的孩子,只是在一旁看着、笑着;胆大的,都纷纷要求也上马去骑。安德烈微笑着,耐心的一一答应着,轮换着让孩子们都上马去骑了一圈。
  一天就这么过了,安德烈没有进他梦中的森林!接下来的十几天,日子依然如此,安德烈和他的白马成了孩子们的中心,平静的村子,一下子少有的热闹起来,家长们的脸上,也泛起了少有的笑容。
  再接下来,安德烈教会了玛格丽特基本的骑术;又观察了几天后,他终于放心的把星辰交托给了玛格。让她带着孩子们自由的在村子里奔驶。
  回到福雷村的一个月后,安德烈终于带着他的猎枪步入了久违的森林!
  在这里,安德烈找回了许多儿时的记忆,虽然森林已大不如前,动物少了许多!但森林还是森林,带着宁静、带着深远,没有喧闹、没有浮华!
  在这里,父亲的话时时回荡在安德烈的耳际,他不会轻易扣动猎枪,因为他不为这生活。同时他也明白,村中的人不能不频繁的扣动,那是为了生活!
  人民生活的窘境,安德烈只能叹息,他无能为力。
  安德烈回来的第二个晚上,就把随身带来的三个金币交于姨妈。但,如他所料,姨妈并不接受,把金币推了回来;安德烈又给,姨妈又还,如此反复着。如同大多数普通劳动人民一样,卡洛尔夫人虽然生活坚难,却很顽强和踏实,不愿接受非己之物。
  但安德烈给的决心更强,他知道,他这几个金币并不能改变什么,但他只想尽自己的一点心,一点力所能及的心。
  推托了一个晚上,最后,当安德烈再次把金币放于姨妈跟前时,卡洛尔太太看着他的外甥,重重的叹了口气,终于不再推回。
  翌日,卡洛尔太太把所有家务活都交托给儿媳,用了一整天时间,把全村的人家都拜访了一遍。
  再下一天,卡洛尔先生和他的儿子,没像往常一样,拿着猎枪进入森林。而是一大早,在村里人都没醒来时,就带着前一晚准备好的一天的面包,往城里而去。
  直到天黑,父子俩才回了来,同回的还有他们手提身背的装满东西的袋子,及一辆高头大马和其所拉的满满一车的物品。
  当晚,全村男女老幼都聚集到了卡洛尔家,领回了他们所需的物品。
  那晚,村中的草地上,火篝燃了通宵。人们载歌载舞、把酒欢庆直至天明。
  那一晚,安德烈从没有过的把自己灌醉了,对人们敬过来的酒毫不推托一饮而尽,一晚上的纵酒狂欢,最终醉得一塌糊涂!
  再下去的日子,走入森林的安德烈,又带起了另一群孩子,那群早早担起责任的男孩们。
  自安德烈回到森林,男孩们的父兄终可以稍稍放下担子,专心打猎。男孩们由安德烈照应着,不单教授了森林中的各种狩猎知识,到后来,延伸到了各种防身剑术及文化知识 。有时,过了响午,安德烈就会带着森林里的男孩们回来,领着全村的男孩女孩一起,纵马驰奔!那时,欢闹气氛就会传遍整个村落。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过去了三个月,姨妈没有再提让安德烈回去的话,安德烈也多少淡忘了在贾尔吉家的烦恼,他以为自己会就此过下去,在他祖辈的森林里。直到三个月后,奶奶的一封来信,让他不得不又做出了回去的选择,他知道,他在那还有一些事是放不下的。
  “等我一会儿,等我放下了那里,放下那里的一个人,我会再回来!”再度踏上离开这片森林的道路的安德烈,回首凝望着那片深绿心中起誓着!

TO BE CONTINUED ……

上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