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六章

  坐落于巴黎西南18公里外的凡尔赛宫,宏伟、壮观,其陈设、装璜更是金碧辉煌、豪华非凡,这是法国、欧洲、及至世界都享有盛誉、卓越不凡的一座王宫。
  雄伟的凡尔赛宫,太阳王路易十四的伟大杰作,也不管它的实用价值几何,只要瞧瞧它那外观的气势,你就应不得不去赞叹它:啊,法王是如此伟大;啊,法兰西是如此强盛;啊,作为法兰西的子民,我们是多么幸运!
  这美丽的凡尔赛,法兰西王室居住的所在,法国行政的处所;按理说吗,它应是庄重、严肃、森严的一个地方。但,我们伟大的法王,却不这样认为。乐于当大众表率的主人,宽宏的展现了他的平易近人:他让凡尔赛宫成为了一个大众剧场。
  凡尔赛宫确实是一座异常宽阔的大众剧场,整个王国的戏剧都可以搬到国王家里来演出,而且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凡尔赛宫,来欣赏明镜厅的壮丽景致,观看国王穿越大厅,去参加弥撒,或者观摩几位头面人物就餐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狗、乞丐、僧侣以及新近民现的天花病患者,不得越过海格利斯沙龙的门坎。当然,不准许入内的还有光着脑袋、没有佩戴宝剑的平民百姓。但是,他们只要在专门租借这些玩意儿的王宫掌门官那里借一顶帽子和一把长剑,也能免去这种麻烦。
  凡尔赛确是一个无法形容、人员纷杂的所在,一种公共场所罢了。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或搞笑、或宏大、或惊悚、或不可一世、或糜烂的戏剧,人们每天都能在这欣赏到许多新的、不可置信的、让人眼花、瞠目的节目。
  在这里,“生活腐化的妓女”也能来,在大套间之中从事她的“罪恶职业”;这里,母牛竟然能跑到公主的床头前面挤起奶来;这里,如果你经人“介绍”,就能观看王室人员怎样起床,就寝,怎样梳妆打扮。而如果你的出身允许你有进入国王内室的特权,你就可在这,看到坐在那把破旧椅子上的凡尔赛的一家之主。在这里,只有在后台(即指小套间)这些不幸的人才能享受一下一种相对的平静。
  既然凡尔赛宫大众剧场名声在外,虽然它的观众并没看厌;虽然总有新的插曲产生。但,我们善解民意的剧场主总是不放心的,这不,今天,国王又邀请了全国最大的剧团到宫里来研磨一番。也不用管这花了100万弗尔、还是200万弗尔了,总之,今天,大家又有好戏看了。

*               *               *               *

  太阳已经西沉,天渐渐暗了下来。凡尔赛宫里,布暗景也已搭好,一切都已准备就绪,盛大的节目就要步入高潮。现在就等着演员、观众或既是演员又是观众的贵人们到位了。
  巡视了一天的奥斯卡,终于可以在这当口到树下放松一下自己了。而刚刚做完苦役回来的安德烈,更是一到树下就趴倒。他现在可以大声宣布,如果哪个剧团要布景,尽可以找他,在这方面他已经是行家能手了。
  二月里,冰雪刚刚开始消溶,天还很冷,可就是在冷风里,树下的两位也还是汗流夹背。奥斯卡还好,很有风度的屹立在那;而安德烈可就不管那么多了,斜靠在树上,拿着他那顶插羽圆帽,不住的扇着。
  两人站在此,引来了无数路人的目光,这些目光或赞美、或艳羡、或惊叹、或嫉妒,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目光,当然都是集中在屹立的那位身上。而这些目光中,当然也有想上前搭讪的,但都被奥斯卡冰冷的和过于严肃的表情给挡下了。不过嘛凡事都有个例外,勇敢者还是出现了。
  “您好,奥斯卡·贾尔吉上尉,恕我冒昧,打扰了。”这位勇人是一个十分英俊、身材魁伟,却又表情憨厚的年轻男子。
  而看来他的勇敢是有些道理的,因为奥斯卡见着他,立即收起了正容,对他友好的笑了。
  “您好,菲尔逊伯爵,欢迎你再度光临凡尔赛。”
  “贵宫真是繁华盛大,让我不由不喜欢”菲尔逊带着兴奋,看着眼前这位身为女子,却着起军装,风采不凡的禁军上尉,“一进宫中我就耳闻了上尉的盛名,再加之上回舞会上的邂逅,真的很想结交阁下,只可惜上回进宫没能见着,很是叹惋。”
  “您太客气了,伯爵先生,说到那次舞会,我真是失礼了。”奥斯卡说着,想起元月三十日的那场舞会,护主心切的她,竟把宝剑架到了这位瑞典伯爵的颈上。她的脸不由得红了,一双手忍不住又握了握腰间的宝剑。
  “哪里,阁下并没失礼,是我对太子妃殿下太冒昧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奥斯卡是不好意思的笑,而年轻的伯爵却表情有些怪异,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我们就别再互相客气了,伯爵先生,请您叫我奥斯卡就好了。”
  “那好,也请您别再称我伯爵了,叫我汉斯就行了。”
  两人说完,又都笑了。这位汉斯,虽不风趣却也健谈,虽无妙语却很真城,而且见识也不凡。奥斯卡马上发现,他们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两人谈得很称心,直到贵客都已到齐,王室一家也要到位了,奥斯卡职责在身,才不得不告辞而去。
  一晚的繁文缛节,月亮升起,真挂中天,又要西下了,台上的戏剧才终于告结,但台下的演出又要开始了。
  奥斯卡并没注意到今天演的是《阿达丽》还是《神奇的城堡》。她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同时也在观众中寻见了汉斯,但她也发现,汉斯并没注意到自己,他的目光始终落在一个人身上,一个奥斯卡要誓死守护的人——法兰西的王储妃:玛丽·安东妮德。这位嘴上常挂着荡人心魄的微笑,使人心醉神迷、捺人情欲的美人儿。
  奥斯卡对这发现,疑心重重,忧心忡忡。
  不管你迷恋也好,厌烦也好,今天的这场戏终于在月亮西下时演完了。
  “你觉得他怎样?”在回家的路上,奥斯卡问安德烈。
  “谁怎样?”
  “汉斯·欧·菲尔逊”
  “噢,一个不落俗套,别具一格的贵族。”
  “是吗,但愿他别太特别了。”奥斯卡叹着。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