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玫瑰甜点》 作者:青蓝

第三章

  正午的阳光永远是最冷寂的辉煌。
  在覆盖一切的积雪的辉映下,大地仿佛被一层光辉的薄雾笼罩着。天空则是能引人无数梦幻的蔚蓝。
  我牵着月光,在林间缓缓的走着。
  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始终没有见到父亲。7月14日,冒着未熄的炮火连夜赶到巴黎的是母亲。父亲是在四天以后才来的,仅仅是作为路易十六的随行。直到路易亲临巴黎市政厅来承认攻陷巴士底狱的合法,直到路易从市长手中接过三色帽徽。路易在民众的力量面前不得不低头,不得不承认人民有反抗压迫的权力。但是父亲不会,在他看来暴动就是暴动,叛逆就是叛逆。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固执的坚持自己的信仰。
  他甚至不肯看一眼昏迷中的我,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所有的人都相信我已经死去。路易的妥协使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为我立一座墓碑。他不肯带我回凡尔赛,那里埋葬着家族几代的祖先,而是把我孤零零的抛在巴黎城郊的墓园里,他甚至不肯在我的墓碑上刻下家族的姓氏。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想把我从这个家族的历史中彻底的抹去?认为我的存在只会使家族蒙羞?或者以和我的彻底断绝来表明他的清白?
  为什么没有人反对呢?当然,任何人反对都没有用。
  母亲,她从来都不会违背父亲。那么,在炮火中连夜赶到巴黎,是不是她这一生第一次完全遵从自己的意愿。
  母亲的意愿又是什么呢?她也希望奥斯卡·法兰索从这个世界消失吗?或者说希望用一座墓碑把我过去的一切彻底的埋葬。剥夺了我的记忆还要感谢神的眷顾?这样就可以让谎言把我的记忆永远尘封?这样我就可以在一个精心编织的谎言里平安的了此余生?
  “我是一个母亲,我什么都不管,我只想让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在我身边。”母亲的声音,母亲苍白憔悴的面容……,她冒着炮火守在我身边,她忍受着粗劣的食物,四面透风的住处。我难道有什么资格指责她吗?
  可是,现在,我究竟该怎么做呢?
  巴黎,那片我们曾用鲜血浇灌了的土地,现在会是什么样呢?阿朗他们不相信拉法耶特,却又说不出真正的理由。究竟是担心他没有能力控制局面,还是担心他有不可告人的野心?阿朗只是一个军人,年轻而且单纯,贝鲁纳鲁应该更清楚的了解一切,……但愿我有翅膀,可以飞到巴黎去。
  阿朗是不会违背诺言给我带路的,当然,这无所谓,在法兰西的土地上我还不会找不到去巴黎的路。
  如果我就这样不辞而别呢?
  问题是,母亲怎么办呢?
  她会不会一直站在冰天雪地里等待着我回来?
  ……
  身后传来马蹄声,是安德烈。
  “你又追来做什么?担心我会现在就跑到巴黎去?”
  “你不会的。” 他笑着。
  “我刚刚一直在犹豫,你好像比我自己还了解我。”
  “当然。”
  我停下脚步,注视着他。
  “人会经常看不清楚自己,”他的声音低沉而悠远,“我也一样。” 
  人会经常看不清楚自己,我看着雪地上自己的影子,我要是仅仅看不清楚自己就好了,能知道自己是谁我都已经很庆幸了。
  “我该阻止阿朗告诉你太多的真相,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知道太多的事情,我担心你会承受不了。”
  “我有那么脆弱吗。”
  “我知道,事实上,脆弱的那个人是我。”
  他的声音中压抑的痛,隐隐的刺痛着我。
  “是你把我们的住址给阿朗的。”
  “是。”
  “瞒着我母亲?”
  “是。” 
  我的目光追随着被风扬起的雪,直到最遥远的天地交界的地方:“这里离国界还有多远?”
  “乘马车的话,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
  “很多地方农民都在起义,会不会波及到这里。”
  “所以夫人才会选择这么简陋的住处。即使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不会引人注目。”
  这么简陋的住处,即使壁炉里的火焰猛烈的燃烧,依然抵挡不住四面侵袭的寒气。只要离开法国的国境,母亲就可以恢复贵妇人的身份,重新过上平安富足的生活吧。
  “想知道你母亲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
  我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他。安德烈,你真的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她选择留在这里,完全是为了尊重你的意愿。”
  “我的意愿?”
  “她知道你不愿离开法国,就像我知道你无论如何也要回巴黎一样。” 
  那么你呢?安德烈,你的意愿又是什么?你希望我去巴黎还是留下来?我如果这样问你,你会怎样回答我?
  风吹过,树枝上银色的碎屑纷纷洒落,我分明看见在这片雪雾中有彩虹的光闪过。
  “我以为自己已经妥协了,只要能看见你好好的站在我面前,我可以什么都不再奢望。现在终于明白,我和你一样,从来都不会妥协。” 他那么自然的握住我的双手, “奥斯卡,你的选择总能超越我的理想。相信你自己的心,无论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什么。”
  我凝视着他,他的目光渐渐的潜入我的心底。
  我一直在和谁对话?另一个自己吗?
  不再需要任何的语言。
  我只想靠在他的肩上。
  那么熟悉的淡淡的檀香。

上一页下一页

青蓝的其他作品青蓝的信箱